流水往事

2013年
250 * 23厘米
宣纸墨
专辑






来自远方的信


     

2002年夏天,我狂热地给鞋子涂漆。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,我在团结湖的十字路口遇到了李松松。我立刻从背包里拿出我画的照片给他看。他一边翻一边说:“你知道吗,安迪·沃霍尔也画过很多鞋子。”“真的吗?“这真是晴天霹雳;我冲回家,不太记得他对我说了什么,但我想找到安迪·沃霍尔的鞋子,它们是时尚杂志的插图。他问他的老师他什么时候可以真正开始艺术创作,他的老师说:“你的画是艺术!”
无论是石头、鞋子、衣服、身体还是风景,我总是画前人画过的东西。起初,我认为这些都是独特的发现,后来我看到或了解到这些材料以前被画过。当我看到别人的作品时,我发现别人就是别人,我就是我。
因此,我不再关心别人,沉浸在自己的激情慢慢消退。然后我发现了一种新的迷恋和新的开始。艺术不是发明,没有什么是原创。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,因为它来自艺术家真诚的心,而每个人的心都是不同的。因此,即使主题是相同的,知道是谁画的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中国人画山水画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,但是当我沉醉于画山水画的时候,我完全忘记了古人。我不欣赏古代山水的精神法则,也不欣赏某些流派的墨迹美学。我对古典山水画和画册、卷轴都很着迷。除了画册和卷轴的文化和历史魅力,它们在我眼里更像是优雅的小装置。它们诱使我自己装饰它们的每一个部分,包括复制复杂的锦缎图案。在开头和结尾,我抄写密集而有趣的文本,通常是西方作家的信件、日记或诗歌。然后,我把这些碎片折叠或卷起来,小心地用丝带把它们包裹起来,然后把它们装进定制的木箱里。然后,我选择了一个有趣的标题,就好像我正在发送一封长信给某个我不认识的人。
安迪·沃霍尔会怎么看我画的鞋?他当然不会在意我在做他做过的事,但这会很有趣!不同的时间、地点、人物和思想会改变同样的主题。他们看到并遇见彼此,同时互相激励。


2012年4月30日,北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