绣花鞋子   

2002年
34 * 34厘米
宣纸墨
平面绘画





绣花鞋的记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徐磊
 

   彭伟的绣花鞋里都是这样的包裹,还有这样的面纱。那些非常小的外部装饰碎片几乎是她工作的全部乐趣。网眼织物、锦缎、串珠、丝带、褶边、金银叶、羽毛、细高跟鞋、绣有蝴蝶、卷轴、桃叶、藤蔓、石榴、美丽的花朵都妖娆无比。虽然作品用彩色墨水来表现绣花鞋的原貌,但一种自满的情绪和轻微的诱惑,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彩绘的鞋子体现了戏剧的表现力,变幻莫测,令人困惑,有点像另一场化妆表演。空间是必不可少的存在,但装饰这个空间是用美的法则来暗示曾经存在但已经失去的东西。这本来是令人愉快的,但还有更重要的动机吗?史蒂芬·欧文在《记忆: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往事体验》中说:“这是一块神奇的布,绣在上面的图案保护着她,防止被它所掩盖的欲望被侵犯,或者换句话说,绣在上面的是她试图隐藏的欲望的形象。”
唐代评论家司空图在《诗风》中说:“有真作,但不可知。”一个人想到一个形象,但它已经变得奇怪了。”因此,过多地阐述彭伟的这组作品可能是无趣的。如果对她来说存在一个意义的中心,那最好是向内旋转,回到最初的深渊。此时此刻,我们只能坚定地相信眼前的薄雾,相信语言本身,正如罗兰·巴特所说,它“没有一颗珍贵的心,没有一种埋藏的力量,没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秘密。”因此,当这种思维被彭伟的形式固定在纸上时,《鞋》的象征意义就像水晶一样清晰。既然“绣花鞋”不能局限于鞋子的完整外观,也不能局限于鞋子概念的完整意义。然而,无论如何,Shoes总是以此为出发点。如果评论家的意识干预过多,而《鞋子》只是让人想到鞋子,那么他们只是在重新获得失去的位置,仅此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