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斯随想曲1号

2008年
71 * 15 * 20厘米
中国草纸上的墨水
画安装







双“现成品”的神奇效果

陈丹青
 
 
彭伟的新作品具有双重“现成品”的神奇效果,由两种容易获得的材料组成。塑料人体模型被包裹在宣纸里,然后剥开宣纸,露出一个镂空的女性形象。由于宣纸具有内在的美和轻盈性,覆盖在宣纸表面的古典山水、昆虫、人物等,是对中国古典绘画中不同范畴美的碎片化的戏仿。因其色彩、水墨画的风格和旺盛的幽默,使绘画表面在被赋予形体的同时被颠覆。这些物体的表层依靠绘画。然而,从理论上讲,它显然被认为是一件雕塑作品。此外,在概念上,它间接地参考了安装。事实上,艺术家是在宣纸上作画。然而,它给人的印象是,绘画的当下享受取决于雕塑;再一次,它被舒适地安置在雕塑和绘画的三维空间中。
 
在某种程度上,上一代本土艺术家通过模仿波普艺术的智力形式,片面地参与了波普艺术意识;然而,对彭伟来说,这是一种个人游戏。只有在游戏的背景下,艺术才会具有生动性、自由性和创造性。新世纪以来,世界范围内的“实验艺术”在追求商业诉求的同时,也在追求轻松的概念。它打破了复杂和严肃,直接,简单,美观。它有意细致地赋予当代现成品更多的机会和品种。彭伟的“绣鞋”和“锦袍”系列,一直既有中国画的古典优雅,又有后现代主义的简洁象征。但最终还是受制于中国古典绘画的分类。这组新作品超越了传统的模式,在这种装置游戏的三维空间中,作品在实现和陌生化的过程中,完全操纵了“国画”的特质。然而,中国古典绘画的本质从来没有任何妥协;相反,它找到了新的吸引力。